万维读者网 > 星光灿烂 > 正文  

云南虫谷:塌房来得太快,就像龙卷风

www.creaders.net | 2021-09-12 15:42:25  ZAKER | 0条评论 | 查看/发表评论

或许是预料到了口碑滑坡的趋势,剧刚开播,《云南虫谷》的导演费振翔就在线 " 卖惨 " 了一波。

总结下就是时间紧、任务重、缺经费,尽力了。

很遗憾,珠玉在前,任何解释在《岭迷窟》的成功面前都显得如此苍白。

两相对比,你甚至会发现《云南虫谷》达到了 " 去其精华,取其糟粕 " 的奇妙境界。

01.

毫不意外,给本剧打差评的网友大多达成了共识:

支线拖沓,意义不明的配角太多,情愿快进也不想看这群村民犯蠢。

之所以说村民太蠢,是因为他们总追着主角屁股后面跑,又永远没有实质性的进展,跟《失控玩家》活在固定路线和台词里的 NPC 有得一拼。

至于村民紧咬着铁三角不放的原因,剧里给的解释是这群外人擅闯虫谷,触犯了禁忌。

再加上村民各自怀揣着小心思,有人为了立威,有人是为了扶儿子上位,总之就是涉及内部斗争。

但作为观众,我看到的不是 " 村寨恩仇记 ",而是迷惑行为大赏。

云南虫谷:塌房来得太快,就像龙卷风

比如,独子泽瓦在战斗中牺牲,村长却突然扒了上衣,面色凝重地望向远方,此举是为何意?

我能想到的唯一合理解释,就是摄影师觉得这么拍很酷,很燃。

再比如,从王胖子挣脱到进庙的这段时间里,镜头外的村民们仿佛集体掉线。

直到关上庙门,众人才恍然大悟,象征性地上前拍门。

巧了,这不就应了那段经典台词:

" 汽车撞墙你知道拐了,犯错误判刑了你知道悔改了,股票涨了你知道买了,大鼻涕流嘴里你想起来甩了啊。"

反派永远落后主角一步,是剧情需要,道理谁都懂。

但这群村民放水也放的忒明显了,真的离谱。

还有诸如前脚说要敬畏山神,后脚炸了山神庙、胡八一救下村民,村民却恩将仇报的迷之操作,这里就不展开说了。

回看《龙岭迷窟》。

同样是村民戏,不仅配角塑造立体饱满,加戏也都加在点上,起到了反哺主线的作用。

举两个例子。

故事开场,正是李春来以绣花鞋为诱饵,引主角深入古蓝县。

这场看似和谐的涮锅戏为后续埋好了伏笔——

谁能想到,向来自诩精明的胡八一会被满脸写着 " 憨厚 " 的人给骗了,浓眉大眼的李春来居然是个 " 影帝 "。

值得注意的还有一点,这场戏暴露了李春来的贪财与短视。

故事结局,面对龙骨天书的诱惑,财迷心窍的李春来抱起盒子就跑,结果被蜘蛛一口咬死。

一个 " 贪 " 字,串联起了故事的首尾脉络,顺带还证明编剧在角色设计方面花了心思,而非用完即弃。

还有写作 " 反派 ",实为 " 监工 " 的马大胆。

从他骗胡八一入局,逼胡八一再次下墓,再到最后一起打 Boss,一路上都是他推着主角闯关开路。

这么看,马大胆其实相当于故事的引线——他的存在就是为了保证故事有足够的戏剧冲突和完整性。

依我之见,加戏≠原罪。

好的群戏,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。

不会带节奏,才是本剧的真 · 软肋。

就像剧情本意是让村民们充当气氛组,营造 " 前有目标,后有追兵 " 的氛围感。

实际效果呢,不敢恭维。

遮龙山水道,主角们吭哧吭哧地大战水彘蜂和躲避食人鱼,竹筏随时可能散架,场面看着还挺惊险。

我心里那句 " 有内味儿了 " 还没说完,镜头一切,村民们拿着火把在后头慢悠悠地划船。

好家伙,不知道的还以为误入旅游团建现场。

前面渲染的紧张感,顿时毁于一旦。

支线归支线,故事的焦点始终紧跟主角,这是前作给出的最优解。

而本作是如何处理的呢?

双方要么兵分两路,要么见面就打打杀杀。

于是,本该紧密粘合、层层递进的剧情变得缺乏咬合力,沉浸感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打散。

那口气儿,始终提不上来。

直白点说,就是没过瘾。

眼看着山神庙的机关破了,不死虫杀了,献王宫殿也闯了,主角离最终目标越来越近。

但扪心自问,我找不出任何值得二刷的高光段落…

相比之下,《龙岭迷窟》里大高潮之间穿插着许多小高潮,剧情讲究环环相扣、量大管饱,无论是大战人面蛛,还是破解悬魂梯和九宫八门,都让人印象深刻。

我知道,对于很多路人而言,剧情水一点,只要凑合能看,眼睛一闭一睁,无所谓。

甭管什么剧,只要抱着 " 认真你就输了 "、" 我就图一乐 " 的心态,他都能舒舒服服地追下去。

但对于原著粉而言,铁三角代表了整个故事的灵魂,绝不能忍的就是毁人设。

所以不得不说,《云南虫谷》这回狠狠拿捏了原著粉的底线。

胡八一是谁?

他不光是走南闯北、见多识广的越战老兵,还是身怀绝技的摸金校尉,靠着半部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,分金定穴,那是样样精通。

面对满脸警惕的李春来," 农村包围城市 " 的革命语录,他张嘴就来。

一开口就知道,老江湖了。

如今的胡八一不仅满脸倦容,还成了满嘴骚话,动辄尬撩的油腻大叔。

为了安慰 Shirley,让她安心入睡,胡八一突然开起黄腔:

好不容易闯进虫谷,唯恐胡八一的伤口感染,杨参谋赶紧给他包扎。

刚坐下,他又调戏杨参谋,说男女授受不亲,老摸男人手这可不对劲。

是挺不对劲的,隔壁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都知道禁止 wink、顶胯、贴地板,尽可能地给哥哥们去油。

怎么到了《云南虫谷》这儿,反倒跟进了加油站似的?

更绝的,来了。

深夜,胡八一和 Shirley 杨注意到了远处传来的神秘鬼信号,二人决定一探究竟。

爬上树顶,胡八一被振翅的雕鸮吓到晕倒(先不提突然晕倒合不合理),当场就赖在 Shirley 杨怀里不肯起来。

誓要将暧昧进行到底的两人先是脸贴脸地黏糊了半天,接着胡八一又疯狂揩油:" 你还有个名字,叫席梦思 "。

救命,胡八一顶多只是老油条,又不是老流氓!要是不懂改编,这边建议尽早转行呢。

试着代入了一下原著粉,换做是我,可能早就气到去官博底下口吐芬芳。

说正经的,编剧的思路不难理解。

艺高人胆大、讲义气,这些人设的基本框架前作已经搭好了。

要想继续拓展人设,势必要挖掘新的锚点。

此时,感情戏便成了不二之选。

只不过,以上撒糖手段实在让人接受无能,就算是 CP 党也磕不下嘴。

实际上呢,以两人一路同生共死的默契,根本不需要任何油腻轻佻的桥段。

像杨参谋给胡八一扎个蝴蝶结,完事再瞥他一眼,这种蜻蜓点水般的小暧昧足矣,再多就腻了。

如果要搞个 " 虫谷比惨大会 ",那冠军必须是胖爷。

作为剧里的欢乐喜剧人,他经常插科打诨,负责缓和气氛。

同时,他还是小队的武力担当,是老胡值得交托性命的战友。

到了《云南虫谷》,他降维成了只会抖包袱、打嘴炮的拖油瓶。

山神庙里,老胡好不容易唬住村民,他莫名其妙喊了句把门带上,瞬间暴露…

再看到他摔倒走火这一段,不知道大家做何感想,我反正绷不住了。

试问,作为三人小队里枪法最好的胖爷难道连给枪上保险都不懂?

他居然会犯擦枪走火的低级错误,说出去谁信啊?

就这,很难不怀疑是编剧一拍脑门想出来的剧情。

先削武力值,再频频降智,人物观感直接跳水,这波已经够膈应了,偏偏剧情又保留了原著里调侃裸尸这段。

穿过洞穴,众人发现了岸边的死漂,胖子直呼 " 还是一光屁股女尸 "。

你说这究竟是恶趣味,还是强行挽尊,表现下 " 我很尊重原著 " 的态度?

既然话说到这份上,不妨再啰嗦几句。

过去,《鬼吹灯》的创作者无需考虑长久发展的问题,反正铁三角都是拍完就散。

但现在不一样,潘粤明、姜超、张雨绮和铁三角形成了绑定关系,不少粉丝也有了黏性,追剧追出了真情实感。

到这一步,该如何拿捏角色的 " 人物弧光 " 便成了关键。

拿《生活大爆炸》《老友记》《傲骨贤妻》这些经典美剧来说,主角们都经历过恋爱、分手、结婚、搬家、换工作等一系列变化。

抽象点看,人物的故事线就好比一条维持着不大不小的波动、整体平稳的曲线。

落实到剧本的创作逻辑上,就是既要制造新的危机,助推角色不断成长,又要考虑剧粉的承受能力,不能轻易 OOC。

如何端好这碗水,是一门学问。

so,我只希望主创能意识到这一点,别再自作聪明,消费粉丝的感情。

02.

说来说去,本剧的最大失败在于它没能管理好观众的追剧预期。

站在整个 IP 的高度来看,《云南虫谷》的原著是系列中氛围最诡谲神秘的一作,书中对于种种怪奇生物的描写都极尽诡异,让人直起鸡皮疙瘩。

而献王墓更堪称地狱级副本,为了寻找传说中的雮尘珠,铁三角一路上可谓险象环生。

由此,粉丝期待的是文字转换为视觉奇观,期待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和无尽的感官刺激。

要是还能来点重口猎奇的场面,那更妙了。

经典场景之大战万年老肉芝

可惜,出于种种考虑,剧里先是删了不少名场面,比如青鳞怪蟒、

   0


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>>
1 取消香港外交豁免权 这事让人心哇哇凉的
2 不管谁向你借钱 说这三句话你就赢了 还不得
3 惹怒龙颜被灭口?领军人物突然无疾而终
4 瞄准上海 习开始动手了…
5 玩不起?新马泰免签了,也变贵了

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>>
1 亚洲最贫穷的国家 中国游客到这里就是土豪
2 今年8万余家关停!中国这一行业撑不下去了
3 取消香港外交豁免权 这事让人心哇哇凉的
4 协议一签,美军直接兵临俄罗斯城下
5 不管谁向你借钱 说这三句话你就赢了 还不得
6 惹怒龙颜被灭口?领军人物突然无疾而终
7 瞄准上海 习开始动手了…
8 《日经》曝最新猛料 习近平被普京“玩了”
9 美高官“泄密”:他的日子屈指可数
10 玩不起?新马泰免签了,也变贵了
热门专题
1
台湾大选
6
李克强猝逝
11
台海风云
2
中美冷战
7
中国爆雷
12
战狼外交
3
以哈战争
8
李尚福出事
13
普里戈津
4
乌克兰战争
9
秦刚失踪
14
涿州水灾
5
万维专栏
10
火箭军悬案
15
润出中国
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>>
1 古代中国人遇到的逻辑问题—— 馋师五代
2 发现一个非常好玩的判据 karkar
3 2023金秋故乡行(23)胡杨倒影 绿岛阳光
4 为什么不可能有第二次改革开放 三都瓠瓜
5 评大陆火爆杂志停刊 幸福剧团
6 若敏:亚城慈济的凤梨酥和格鲁 若敏思文
7 就是好呀就是好 牛鬼蛇神:
8 深度:宾大校长黯然辞职犯了什 雷歌747
9 馬天麟甲骨藝術油畫(Oracle-a 素舟
10 【原创】浅析毛左的“爱国主义 左派反毛者
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>>
1 访台湾的胡适纪念馆 人参花
2 丛林世界群魔乱舞谁跳大神? 阿妞不牛
3 集中回答网友问题,秘传逆天改 金复新
4 傅斯年的傅钟与傅园 人参花
5 发现一个非常好玩的判据 karkar
6 《二月的辛夷》出版了。感谢。 老冬儿
7 详解【剩余价值理论】的谬误 特有理
8 中国民主运动缺乏实现政治目标 老陆
9 从太子丹到林立果 席琳
10 法轮功该不该被批评? 山蛟龙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导航 | 隐私保护
Copyright (C) 1998-2023. CyberMedia Network/Creaders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