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维读者网 > 星光灿烂 > 正文  
老说中国观众不行的 简直就是猪脑子
www.creaders.net | 2018-07-28 20:26:35  搜狐 | 0条评论 | 查看/发表评论
  

008b37dca45eae39b173dcf10f1eb60a.jpg

崔永元还是他一贯的实话实话。在当下,拥有自由表达的权利,敢说真话,能听到真话,这已经算是很可贵了。

今年FIRST青年影展,崔永元继续受邀担任颁奖礼主持人。到达之日,他在组委会的安排下接受了一些媒体的采访,主要谈他对新导演和中国电影的一些看法。他本人喜欢这些新人导演们拍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,而对“暑期档、国庆档、爆款、自带流量”这些表达了强烈的反感。

在崔永元看来,好的电影环境,应该是什么样的电影都有,什么样的电影都可以放,要给观众拍好电影看,而不是老觉得观众不行,拍好的他们也不看,所以只能拍些烂电影。“现在我觉得不是跟观众对话,是要跟做电影的,管电影的,要跟这些人对话。如果他们总是傻乎乎的,电影就没戏,永远没有希望。”

前阵子崔永元撕《手机2》和揭影视圈“阴阳合同”而引起全国关注。很多人当然想知道这件事情的进展,以及面对冯小刚和刘震云的回应崔永元的心情。包括最近的疫苗事件、娱乐圈主持圈的强奸和性骚扰事件,我们都想听听崔永元的看法。但很遗憾,这次采访以电影节相关的内容为主,这些大众关心的问题限制被问。

不过另一个现实是,有些即便崔永元说了,可能也无法发布出来。但不管是聊什么,表达的观点是不是偏激,崔永元还是他一贯的实话实话。在当下,拥有自由表达的权利,敢说真话,能听到真话,这已经算是很可贵了。

“爆款、自带流量,我听着就想吐,那么恶心”

搜狐娱乐:你之前参加过FIRST青年影展,整体感受是什么?为什么这次又来了?

崔永元:我以后每年都得来了,因为子为(FIRST影展首席执行官)说颁奖晚会我是终身主持人,所以每年都要来。我自己也特别希望来,就是看看电影的新生力量,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喜悦。因为常规的那个电影已经太没劲了,暑期档、国庆档、爆款、自带流量,我听着就想吐,那么恶心,真的,谁家电影搞成这个东西。

我是觉得最好有我梦里的那种感受,就是我看完一个东西,临走的时候,忽然后面有人拍我说,诶诶,你刚才干嘛呢?我说不知道啊。他说你看了个电影。啊!这是电影啊,我梦里就是这样想的。在暑期档、国庆档那是不可能的,只有到FIRST有这样的电影,然后还有高原反应合起来,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状态。

“生活一点没比以前好,普通民众的生活还在急剧地下降”

搜狐娱乐:这两天看了几部片,都是那种非常现实主义的,看了可能你会觉得压抑,心情相对比较沉重。不知道你看片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

崔永元:其实应该不会。可能跟职业有关,你们可能就是在搜狐大楼里天天吃食堂,或者吃盒饭,然后用手机跟别人交流,生活相对比较平静、安全。我是22岁开始做职业记者,差点死的都有三回。最险的就是觉得,这死定了,根本就活不了了,然后又死里逃生,又活过来了。到1996年,我出名了,忽然觉得生活特别美好,每个人见着你都笑,都叫你崔老师,都说我特别喜欢你,我奶奶也喜欢你。连交警见着你都说,这次就不罚你了,以后再说吧。这是一个假的生活,不是这样的。但是有一段时间,我们误认为这是真的生活。

实际上前面那个很残酷的生活我都经历了十一年了,就是记者,记者体验的生活比你从小到大体验的生活要更真实,因为越是艰险越向前,你看到的全是那种不可思议的、极致的、要命的,都是那样的。

我大概做主持人做了三五年,就是该享受的都享受了,国家领导人跟我握手,我都觉得无所谓了,都不想握了。忽然醒过来,觉得不对,这么生活就完蛋了,而且生活不是那个样,我得开始重新去观察和体验生活,我发现生活其实一点没比以前好,就是普通民众的生活还在急剧地下降,他们需要解决的问题特别多。然后他们的生活有很多不确定性,他们的财产不安全,他们的生命随时都有可能遭到剥夺。这么烂的一个环境,居然好多能发声的人,能看到的人,理都不理,这个是太不可思议了。然后我就不自量力地站出来喊了几声,然后马上从最高地方落到深坑里了,在那泥里了,因为你不懂事,不入流。

现在我觉得FIRST这些年轻导演拍的这些片子,他们还没有掉坑里。我认为他们是在坑的边缘,在拍掉到坑里的人。其实我希望看到的就是他们对生活的感觉,是应该掉下去,是跟那些苦难,跟挣扎,跟那些在一起。最后能不能出来,都是另一回事。这样我觉得可能就更符合我心目中的所谓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。

因为电影它就是多种多样的,可以从头到尾唱歌的,可以做美梦的。但是现实主义就是要这样现实,而且其实我说的这些苦难,也不仅限于我们这个民族,也不仅限于这块土地。我印象特深,就是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宇宙的图,看地球,就是一粒灰尘,就那么小。它就告诉说,你每天看看这个图,你心里就明白自己不是回事了,哪就轮上你了,星球还都轮不上呢。

我觉得FIRST电影是多样化,一定保持住耐性,一定要鼓励年轻的电影人说,不管你扛什么型号的摄影机,你都是在用你的眼睛和你的心脏去体会这个世界。一定要让他们有这种感觉。

“好像一部电影不经过审查放就会导致全国混乱”

搜狐娱乐:之前感觉你对中国电影整个大环境不是那么乐观,看了这些新导演作品之后,会不会对中国电影有一些信心?

崔永元:其实我们说世界上,比如说好莱坞,甚至法国,如果我们说它电影环境好,它就是什么样的都有,既有FIRST这种,也有《泰坦尼克》、《拯救大兵》,也有《雨中曲》、《爱乐之城》,什么都有,各种各样的合起来,这是一个电影市场。当电影是这样的时候,它才叫电影。

现在我们的电影就是说,有好莱坞给了我们一些,人家拍好了,到我们这来放了。我们自己半土不洋地模仿了一点,还忽然对这种作者电影,对有独立视角的电影不屑一顾,不愿意看,看不懂。理由那个糙啊,理由是我都忙了一天了,我还受你教育,我(听这种话)都听了好几十年了,就这种。包括那个审查,好像一部电影不经过审查放到影院就会导致全国混乱,怎么一点自信都没有啊,算个啥啊,我跟你说就这些电影全扔到电影院,能让一个城市有点波动,那都了不起,没戏,还不如我一条微博呢。

所以我认为真正的电影市场,就是什么都有。就有那种大家排着队买票看的,就有那种一个厅里就俩人看,连演15天,每天都是只有两个人看,或者连演15天,每天看的那两个人都是固定的两个人,都可以。生活就是这样,电影世界,电影生活,当然也是这样的。

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,你是搜狐的吧,有新浪为什么还得有搜狐呢?你就觉得这问题特傻,当然得有了,还有别的呢,还有一万个呢。电影为什么只能有暑期档、国庆档,什么爆款、自带流量,谁定的?多恶心这东西,真的我都听不了这些词,现在一听就反胃。

就是我们对电影的理解眼界越来越窄。本来是说电影复苏了,我们要准备发展电影事业,结果现在回到了电影启蒙,就得告诉大家什么叫电影,从这开始了。然后面对一些从来不知道电影是什么的人,虽然他们天天在电影院待着,天天一刷、二刷、三刷,根本他们不知道电影是什么。当他们不知道电影是什么的时候,就完蛋了。他们只能一刷二刷三刷那些东西,这些(现实主义题材的)电影他们看一分钟就会腻味,看两分钟就会睡着,看完了也不会说一句好。永远打开不了他的那个心灵。这天大的悲剧,真的。

我们有时候看到世界上好的电影,比如说法国的、伊朗的,就觉得你说这玩意儿能进中国院线吗?有的进过,《一次别离》什么的放过。《放牛班的春天》,这很通俗的电影,都进过,一塌糊涂,中国观众根本不接受这个电影。没自带流量,不是爆款,还占了暑期档,什么玩意儿。

我的失望一直是持续的,是这样。到这就是透口气。一个是能看到这些另类的东西,第二是一大帮另类的人聚在一起,这可能特别好玩。每个人跟你说的都不是那些屁话,没人跟你谈暑期档,没人跟你谈自带流量,就挺高兴的,再加上有高原反应,特别好。

“老说中国观众不行的这种人简直就是猪脑子”

搜狐娱乐:咱们刚才说的电影环境,也有一个现象,你看国外的上一辈的导演,他们的水准一直都在,但是国内的导演刚开始起步挺好,但越来越水准是在滑落的,你觉得这个是因为中国整体环境的原因吗?还是因为个人的原因?

崔永元:我们不能否认有个人的原因。

但是这里面像姜文我比较熟悉的,他连吃饭都在想电影,真的。过春节的时候,请我到他们家吃饭。我们弄的中午饭都没吃,觉得晚上到他们家好好吃一顿,到那一看什么破玩意儿,还没有家剩饭好呢。因为电影明星做的,周韵做的,那水准就特别差。吃两口不想吃了,就跟姜文在一边聊天。聊天就是聊电影,我觉得他的那个想,都已经到了苦的程度,就是苦行僧的那个程度,都苛刻到连自己都达到不到了,都是那样了。

也多少谈到一点市场的压迫,比如说这次是我们主投资,多少才能收回来。这些东西就是很困扰他们的。然后我们反过来说黑泽明,他可能一辈子都没想过这件事。宫崎峻一辈子都没想过这个事。我不知道小津安二郎、沟口健二他们想没想。

你比如说我是卖糕点的,这个糕点我一捏它,很容易酥皮滑落,那我要动脑筋,怎么样酥皮少滑落,或者说我用纸托着,就是滑落也是滑落在你这,不是滑落在别的地方,尽量保持它的完整。但是我作为卖糕点这个人,我不能考虑它的成本,我要考虑它的成本,我就会掺假了,我多放点糖,而且是转基因的糖给你放进去,结实的甭说掉了,你能咬开,我就佩服你。这东西是不能放到一起想的。

你看国外的电影工业是分开的,制片人是制片人。我老说一句话,你看看好莱坞的字幕,它现在是108到114差不多这么多工种,我们差了48个到50个,我们差了这么多工种。也就是说你说这些工种,中国电影人都没听说过,那你当然至少差50多分。一个工种我们就给1分,你也差了50多分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大问题。

还有就是说,这些人特要命的,你比如他们老说中国观众不行,拍好的他们也不看,所以只能拍这些烂电影,我觉得这种简直就是猪脑子。你想想我们上学的时候,老师为什么不说这句话?这些孩子都不懂,这些课本的东西都不懂,你不能教他,你教他也白费。他就是不懂才到学校的。所以其实电影有这个作用。为什么你看刚才一张嘴,那么多好的电影人的名字你都说出来了,还不是因为看到了他们的影片,然后看到了它的好嘛。我们老看暑期档,流量明星那个,我们当然就只能退步了,只能越来越恶心了。

所以我觉得它是有眼界,然后文化水平,做人的品质,整个的社会环境,外行的管制,所有乱七八糟的这些事决定的,我们做这个事就只能做成这个样。大家老想不明白,说我们奥斯卡都能看直播了,美国大片我们都先于美国看了,为什么我们这个还不发展呢?废话,我们每四年还看世界杯呢,那也不妨碍我们还不会踢呀。你得理解这个制作过程,思维过程,做这个行业的宗旨,你得把这些基本的情况了解了。

所以现在我觉得不是跟观众对话,是要跟做电影的,管电影的,要跟这些人对话。如果他们总是傻乎乎的,电影就没戏,永远没有希望。

“每个环节的人都不合格,所以才导致一片乱象”

搜狐娱乐:今年电影行业挺多乌七八糟的事,除了你曝光阴阳合同的事,还有一些比如退票风波,包括导演跟发行方撕,包括一些导演觉得豆瓣的评分不公正,包括性骚扰,让大家对整个娱乐圈感觉不信任,但是你说具体到某些人,其实他也在认真做电影,但是他自然会受到环境的影响,大众对这个圈子整个不信任了,你觉得是这样吗?

崔永元:我觉得是这样,你说的这些,全世界都有,如果你要撒手不管,全世界都会死灰复燃,而且不会比中国做的差。犹太人比中国人聪明多了,他们怎么把这些东西全都干掉了呢,就是用的良好的制度把它干掉了。

你比如说票房造假在美国不可以,好莱坞不可以,它是第三方管票房。你拍电影不能说你卖了多少钱,你这是诈骗。你说你一天卖了2亿,可不又有1亿进去看了嘛。它一定是有第三方,第三方它都跟税务什么的全都有关系。我撒个谎,我今天卖了5亿,那你就得交5亿的税。它所有的事情都能解决,演员工会、导演工会什么的,哪怕性骚扰都有制度解决这些问题。我们是没有这些制度,我们总是觉得这些制度特别难建立。

有几件事对我印象特别深,比如说我到日本访问的时候,我看到了它一个特别好的运作方式,关于收视率怎么保证准确的。我就说,我要把它带回中国,我希望跟它学习。然后他说崔先生不是中央电视台的吗?我们接待中央电视台的都70波了,都像你这么说。

所以你就会特别绝望,不是说没有好的范本,没有好的议事的规则放在那,是这帮人不想做。第二,我觉得这帮人根本就看不懂。你看看做具体事的那些人,你跟他们打打交道,你看他们哪有问题,根本就不懂,所以才导致一片乱象,我觉得,就是每个环节的人都不合格。

   0
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:
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
全部评论  
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  
实用资讯
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>>
1 平地惊雷要变天 中共的破船要沉
2 重磅:北戴河会议前,中共惊现人事异动
3 女星被曝遭集团父子共享 手段极为残忍
4 针锋相对 北京敲定一项针对美报复计划
5 俄罗斯放弃美元改用人民币?普京回答是
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>>
1 三大老虎威逼习近平下台 企图再夺天下
2 梁家河项目叫停内幕流出 原来是因为
3 习近平女儿露真容!最可信真假鉴别
4 平地惊雷要变天 中共的破船要沉
5 热贴:今天起,世界变了
6 重磅:北戴河会议前,中共惊现人事异动
7 厉害了, 一条被删的微信
8 女星被曝遭集团父子共享 手段极为残忍
9 美国大使馆证实爆炸事件 向CNN透露细节
10 震惊:美使馆爆炸案中惊现美国武装人员
热门专题
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>>
1 习近平在台上还能撑多久? 老度
2 世贸组织末日 习王体制大厦将倾 胡亥
3 核爆:习近平有意退位,栗战书 吉歌
4 习握紧了枪杆子吗? 马黑
5 疫苗与现代化瘟疫 阿妞不牛
6 国内第一手资料,习主席安然无 小思
7 滋润:这些海外华人唱着歌过日 米笑
8 北戴河是否该改名新遵义 远方的孤独
9 A big day! 美国欧盟宣布开启完 文庙
10 中共漏船载酒泛中流 阿妞不牛
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>>
1 能驳倒恩格斯?不妨先来试试这 格致夫
2 多少龌鹾事,尽在血液中 德孤
3 百年中国悲剧:卑鄙无耻之徒鼓 巴山老狼
4 谁应该【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 新天狱博
5 疫苗与现代化瘟疫 阿妞不牛
6 习近平在台上还能撑多久? 老度
7 A big day! 美国欧盟宣布开启完 文庙
8 漫谈民族融合与酱缸文化 德孤
9 八国团结如一人,试看中国谁能 秋念11
10 中共漏船载酒泛中流 阿妞不牛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导航 | 隐私保护
Copyright (C) 1998-2016. CyberMedia Network/Creaders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